跨境支付格局分化

  对人民币国际化而言,这既是机会,又是挑战。

 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刘秋娜

  曾经,大多数国家的跨境贸易都离不开美国主导的跨境交易系统(SWIFT)。只是,如今这个形势正在发生改变。

  去年11月,伊朗被美国踢出SWIFT网络。今年1月,德国、法国、英国三国联合宣布创建“支持贸易往来工具”(InstrumentforSupportingTradeExchanges,简称INSTEX),与伊朗单独进行商贸结算。7月份,INSTEX完成首笔交易。

  在“去美元化”背景下,各个国家自建跨境支付体系逐渐提上日程。跨境支付格局正走向分化。

  除INSTEX外还包括:俄罗斯着手打造名为SPFS(金融信息传输系统)的支付系统;中国央行在已经上线了CIPS(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)的基础上,还推出为人民币和外币进行交易结算的PVP(支付-支付)系统;金砖国家也正在着手创建统一的支付系统BRICSPay(金砖支付),未来“金砖五国”都可借此用本国货币作为流通和支付工具在彼此之间进行贸易结算,等等。

  于中国而言,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,这既是机会,又是挑战。“中国在推动自身跨境支付体系发展的同时,还应对其他支付体系抱有积极参与的态度,加强与其他经济体的贸易与联系,这样更有利于全球建立公正合理的跨境支付体系,以免在对美贸易战中单兵作战。”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主任刘东民说。

  从1973年成立至今,SWIFT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中发挥着中枢神经的功能。

  国际贸易中所有进出口商的银行结算,以及货款在不同国家银行账户之间流动所需要的信息,如金额、汇款人、收款人等,都通过SWIFT传递。SWIFT为银行的结算提供了安全、可靠、快捷、标准化、自动化的通讯业务。

  但是,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,尽管SWIFT建立之初是一个国际银行间非营利性质的国际合作组织,如今这一系统却基本处于美国掌控之下。该系统除了向国际社会提供跨境支付清算服务外,还多次为美国实施金融制裁提供了关键的技术保障和基础条件。

  2012年,美国将伊朗4家主要银行排除在SWIFT之外,迫使其与美国进行核谈判,最终达成伊朗核协议。2017年3月,SWIFT切断了朝鲜银行系统与全球银行网络的联系。2018年11月,SWIFT表示,将遵守美国重启与伊朗核相关的次级制裁,暂时禁止某些伊朗银行使用SWIFT的跨境支付网络。

  于是,德国、法国、英国三国联合宣布创建INSTEX,与伊朗单独进行商贸结算。这是跨境支付系统开始分化的标志性事件。

  “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,欧盟也犹豫不决。既想强调自身独立性,又要避免激怒美国。去年8月份德国就提出议案,一直到今年1月份,才将INSTEX落地。且INSTEX只能进行食品、药品和医疗器材的交易,这些都是美国允许伊朗贸易的领域,也代表着欧盟对美国的妥协和试探。”刘东民说。

  目前已有10个欧盟国家加入了INSTEX。7月28日,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,俄罗斯等欧盟之外的国家也有意加入这个机制。

  中国早已自建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。

  自2015年建设成功,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(CIPS)已经成功运行四年。截至2019年6月末,CIPS直接参与者规模已从上线初期的19家银行增加至31家,间接参与者超过800家银行,覆盖全球9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但与SWIFT的发展相比,CIPS还有不小的差距。CIPS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结算额为7.62万亿元人民币,而SWIFT系统每日的结算额达到5万亿至6万亿美元。

  “CIPS在技术上与主流国家的支付系统相比并不落后,差距主要在于使用习惯上。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学术委员会秘书程炼说。

  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看来,CIPS面临以下三方面挑战:

  一是清算技术的升级。当前,新技术已开始全面影响支付清算基础设施,支付工具、交易模式、清结算流程、支付中介与组织、支付账户体系等都将发生变革,CIPS未来还会面临更多挑战。

  二是防范跨境支付风险。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通过明确业务准入标准、设置业务限额、要求结算保证金和提高结算优先级等多重机制,切实防范相关结算风险。伴随着金融对外开放的演进,未来可能面临更加复杂的风险冲击和影响,需要更多地未雨绸缪。

  三是业务要求更加标准化。长期以来,我国支付清算设施的国际化程度不高,也难以在国际规则制定中发挥重要作用。借人民币国际化东风,CIPS在跨境大额清算方面可探索新规则与标准。将来这是进一步优化与改革的重中之重。

  去年3月,中国推出了采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的上海原油期货。现在,中国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已排名世界第三,仅次于美国纽约WTI和Brent原油期货。去年5月,中国签下了第一份以上海原油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,这表明人民币不仅担任交易的角色,而且还逐渐获得定价权。

  非美元货币充当交易结算工具并不仅仅拘囿于石油进出口领域。目前中国已与40多个国家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,印度正在研究同中国在双边贸易中采用人民币与卢比结算的计划。

  “当前,美元仍然是最重要的国际货币,在贸易、金融市场交易、储备当中占据领先地位。CIPS发展的难点不在于其本身,而在于整个人民国际化进程、金融双向开放,以及在国际贸易、金融交易中人民币地位的影响和约束。”杨涛说。

  6月,人民币连续第八个月维持国际支付第五大最活跃货币,其份额从5月的1.95%升至1.99%。数据亦显示,主要货币支付价值排名中,6月美元、欧元和英镑分别以40.10%、33.74%和6.63%的占比位居前三。

  在杨涛看来,在人民币国际化背景下,应以改革促开放,以开放倒逼改革,鼓励清算、结算机构探索以更加灵活的方式加强与境外机构互联互通,同时完善国内相关制度建设,积极与国际规则接轨。